桥水创始人瑞达里奥《穿越债务危机》全译(26)

作者:投资圈里说心学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9-07-10 14:24    浏览量:

本节核心摘录

1. 超级通货膨胀时的疯狂景象:一旦通胀型衰退临近超级通货膨胀这一阶段时,要停止印钞票比登天还难,因为疯狂逃窜的资本和疯狂拉升的通胀互为因果,现金已经很难得到,即使现金不断的在掉价。当凯恩斯在1922年的夏天拜访汉堡时,还处于超级通货膨胀的早期,他这样生动的描述其所见:

“商店里的商品一小时一个价格。没有人知道这周的薪水能不能在周末买得着东西。同时,马克既十分稀缺又完全没有价值。(具体表现为)一方面,商店不想收马克,而且其中一些商店压根什么都不想卖。另一方面,商店里的现金同样稀缺,甚至德意志银行建议商店不要接受超过10000马克的支票…有些大机构甚至没有足够的现金来为他们的客户向员工支付工资。”

2. 停止印钱会让超级通货膨胀更加糟糕:人们总是认为超级通货膨胀是由于中央银行印钱太过分导致的,所以央行只要停止印钱就能万事大吉。如果真能这么简单,那么超级通货膨胀压根就不会发生!相反,通胀螺旋把政策制定者逼到了墙角,以至于印钱是所有糟糕选项中最不糟糕的哪一个。

3. 超级通货膨胀时的负向反馈:当年9月时,德国陷入了一场教科书般的超级通货膨胀之中,疯狂的资本逃窜和快速蹿升的物价迫使中央银行要在极端的流动性短缺和加速印钱之中做选择。如果选择前者,商业环境就将崩盘,所以其实(央行)没什么选择。然而,随着货币供应量大涨,没有人想在如此悲观的经济环境中还持有货币。(因此,尽管)印钱的速度在道高一尺,资本逃窜的速度更是魔高一丈,印钞机工作越努力,通胀率涨得越快。

4. 资本流动控制无效化:在尝试各种各样压制通胀螺旋的努力之后,在1922年10月22日,政府开始插手,意在停止无休止的资本逃窜到外国货币上的行为。于是,德国公民被禁止兑换外币。如此的资本流动控制在通胀型衰退中比较多见,但是鲜见成功案例,原因如下:1)资本控制的有效性非常有限,因为总有各种方法可以绕过管制;2)如果试着想困住人们,人们反而更想要逃脱出去。不让人们把钱转移出国,所造成的心理层面反馈和不让人们把钱从银行里取出来是一样的:上述两者只会让人们感到更加恐惧,进而促使人们跑得更快。

1922年6月—1922年12月:超级通货膨胀开始(下)

当年8月初时,物价已经在1个月间涨了超过50%,而且还不见减速,政策制定者意识到他们面临的是超级通货膨胀的死亡螺旋,但是他们仍觉得除了印钱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为什么这种行为就是停不下来?

一旦通胀型衰退临近超级通货膨胀这一阶段时,要停止印钞票比登天还难,因为疯狂逃窜的资本和疯狂拉升的通胀互为因果,现金已经很难得到,即使现金不断的在掉价。当凯恩斯在1922年的夏天拜访汉堡时,还处于超级通货膨胀的早期,他这样生动的描述其所见:

“商店里的商品一小时一个价格。没有人知道这周的薪水能不能在周末买得着东西。同时,马克既十分稀缺又完全没有价值。(具体表现为)一方面,商店不想收马克,而且其中一些商店压根什么都不想卖。另一方面,商店里的现金同样稀缺,甚至德意志银行建议商店不要接受超过10000马克的支票…有些大机构甚至没有足够的现金来为他们的客户向员工支付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停止印钞票,现金就会变得极度短缺,从而导致金融系统和所有商业的彻底崩溃,就像当时一位经济学家所评论的那样:

“停止印钱意味着在短时间内,全社会、全体德国人都没办法再购买商品、发放工资或是雇佣工人。在几周之内,不仅是印钞机会停,所有的工厂、矿山、铁路、邮局、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政府,一言以蔽之,所有的国家和经济实体都会戛然而止。”

人们总是认为超级通货膨胀是由于中央银行印钱太过分导致的,所以央行只要停止印钱就能万事大吉。如果真能这么简单,那么超级通货膨胀压根就不会发生!相反,通胀螺旋把政策制定者逼到了墙角,以至于印钱是所有糟糕选项中最不糟糕的哪一个。

在魏玛德国的案例当中,停止印钱的代价不仅仅是经济崩盘,还有政治生态的分崩离析。法国再三威胁,如果德国不归还战争赔款,其将占领德国领土,这让停止印钱与引发外国侵略画上了等号。此外,(法国的这种行为)也让建设性的战争赔款谈判能够达成的希望变得微乎其微,正如一位德高望重的实业家所说:

“德意志银行停止印钱的难度可能比汉堡市长要求医院病人不要生病的难度还要大…只要法国入侵德国的可能性无法断绝,马克的稳定性就无从谈起”。

当年9月时,德国陷入了一场教科书般的超级通货膨胀之中,疯狂的资本逃窜和快速蹿升的物价迫使中央银行要在极端的流动性短缺和加速印钱之中做选择。如果选择前者,商业环境就将崩盘,所以其实(央行)没什么选择。然而,随着货币供应量大涨,没有人想在如此悲观的经济环境中还持有货币。(因此,尽管)印钱的速度在道高一尺,资本逃窜的速度更是魔高一丈,印钞机工作越努力,通胀率涨得越快。

在下图中你可以看清货币供给量和通胀率之间的关系——当把货币供给量和通胀率对数化后,这种关系将变得更为清晰。就像你看到的一样,货币弱势的话,通胀就会起来,接下来货币供给就会增量——而不是朝相反方向发展。(所以,)与其说鲁莽的印钱是超级通货膨胀的诱因,不如说为了避免因通缩引起的银行违约(大力印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毕竟银行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一旦通缩致使经济崩溃,大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桥水创始人瑞达里奥《穿越债务危机》全译(26)

务必请您牢记,货币和信用只为两个目的而存在:交易中介与价值贮藏。随着(超级通货膨胀的)死亡螺旋越来越严重,马克已经完全失掉了其价值贮藏的功能。人们紧赶慢赶的用马克换成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抗通胀资产、外汇或是生产设备。所以很快的,呈指数形态增长的通胀使得用马克交易显得如此可笑,所以马克也失去了其作为交易中介的功能。外国货币(尤其是美刀)以及其他暂时性货币在日常交易和货品定价中被使用的越来越多。例如,德意志银行的分支机构发现其没有足够的现金储备来支付工资。所以,央行和财政部允许一些大的存款人印制其私人货币,这些货币被称为应急货币(字如其意)。不久,每个人都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马克会不会就此灭绝?根据法兰克福报1922年10月份的报道:

“德国的芸芸众生在马克的生死存亡中挣扎苟活:马克究竟是继续作为德国的官方货币,还是注定要黯然绝灭?在过去的几个月,很多外国货币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极大程度上替代马克成为了德国本土日常交易的一部分。(尤其是)以美元计价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流行于企业记账,还广泛应用于贸易、工业和农业的货品定价当中。”

在尝试各种各样压制通胀螺旋的努力之后,在1922年10月22日,政府开始插手,意在停止无休止的资本逃窜到外国货币上的行为。于是,德国公民被禁止兑换外币。如此的资本流动控制在通胀型衰退中比较多见,但是鲜见成功案例,原因如下:1)资本控制的有效性非常有限,因为总有各种方法可以绕过管制;2)如果试着想困住人们,人们反而更想要逃脱出去。不让人们把钱转移出国,所造成的心理层面反馈和不让人们把钱从银行里取出来是一样的:上述两者只会让人们感到更加恐惧,进而促使人们跑得更快。

股市成为了这场资本大逃亡中非常少见的避风港。自6月起跌去50%的真实市值之后,股市在10月下旬迎来了一轮反弹行情——但就像1921年秋季一样,这种反弹与经济基本面和市场预期没有太大关系。实际上,在1922年秋季时,由于超级通货膨胀带来的对生产力的巨大打击,(各类商业的)真实利润率几近崩盘,所以股市的这次反弹只能算是这次债务危机的大背景下一个小小的插曲。

看看下图,然后想想自己如果在此种环境中生活会怎样。

桥水创始人瑞达里奥《穿越债务危机》全译(26)

未完待续

桥水创始人瑞达里奥《穿越债务危机》全译(26)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